书画>正文

关良:孩童般的天趣

2017-07-31 11:30 | 国搜书画 | 手机看国搜 | 打印 | 收藏 |评论 | 扫描到手机
缩小 放大

核心提示:关良1900年生人,17岁东渡日本学习西画,5年后毕业于东京太平洋美术学校,同年归国,先后在上海美专、武昌艺专等多所学校任教,抗日战争胜利后随国立艺专返回杭州,任杭州国立艺专、浙江美术学院西画教授。

关良 京剧人物长卷 14×66cm

作者:韩朝(北京)

有一次与朋友一起喝茶,他忽然问道:在近现代画家中,你喜欢哪位?我一时不能作答。因为我喜欢的画家很多,并不能马上排出座次,且随时日递进,认识又有变化。他又紧接着问喜欢的原因和标准。这次我倒可直接回答:其一要有开创性,有自家语言方式,这是作为大艺术家的必要标准;其二要有文人气、书卷气,这是一种人文关怀,是作为文化人的根与本。黄宾虹、齐白石、林风眠、潘天寿、李可染、吴冠中都令我高山仰止,这些高山大川固须仰止,仰止之外,还有一种并非呈耸立之势的山却更能令我作怡然观,关良就属于后一种类型的画家。

关良1900年生人,17岁东渡日本学习西画,5年后毕业于东京太平洋美术学校,同年归国,先后在上海美专、武昌艺专等多所学校任教,抗日战争胜利后随国立艺专返回杭州,任杭州国立艺专、浙江美术学院西画教授。从这简历中,晓得关良的主业是西画,令他名气更大的水墨戏曲人物似乎只是友情客串。在近现代中国美术史上,像他这样由画油画改画中国画的可以举出很多,林风眠、刘海粟、吴冠中等都是如此。我想最大的原因和问题是土壤问题,当然还有环境、受众、年龄、材料等因素的影响。在那片土壤里,生出了很多才情横溢的画家。关良何以能在历史车轮无情碾过之后留下声名?且随时日更迭越发显出独特的价值呢?这引起了我的思考。

水墨戏曲人物确立了关良在中国画坛的学术地位和民间关注。在戏曲题材中,关良实现了图式与趣味的匹配,今天对于我们来说这样的风格是那样遥远。在逸品缺席的年代,人们会越发感觉到关良的价值。关良的初期作品“受了塞尚和雷诺阿的影响的确不少,在他的画面上,可以看出塞尚的严密的构成和有韵律的笔触来,而圆味的表现和柔和的色调却又是从雷诺阿研究得来的。”(倪贻德)显然,他的水墨不能照搬油画的方式,关良之功在于化合中西。细加考证,他的水墨既有结构,也不因结构而生硬和板滞。结构给人的心理感受常与理性相伴,此与中国画“不涉理路,不落言筌者为最高”的价值观相去远矣,柔和的墨色和形体都得益于他的早期西画积淀。


延伸阅读: 030期 大智若愚
相关搜索:
我要评论已有条评论,共人参与

最热评论

刷新

    更多阅读

    点击加载更多

    热点直击

    今日TOP10

    猜你喜欢

    旅游热点新闻

    网友还在搜

    热点推荐

    扫码关注中国搜索官方微信
    扫码关注中国搜索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