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画>正文

从乾隆花笺看到梁启超的定制墨,上海笔墨博物馆展文房尤物

2017-10-12 16:50 | 澎湃新闻 | 手机看国搜 | 打印 | 收藏 | 扫描到手机
缩小 放大

核心提示:“澹简斋珍藏文玩鉴赏展”在上海笔墨博物馆拉开帷幕,其中包括乾隆饾版拱花水印角花笺与梁启超的定制墨。

在国庆中秋双节之际,由上海笔墨博物馆主办,上海市收藏鉴赏家协会协办的“澹简斋珍藏文玩鉴赏展”在上海笔墨博物馆拉开帷幕,它以堪称文房尤物的“珍”,领略名士风儒的“情”,分享藏家优雅的“趣”吸引公众,其中包括乾隆饾版拱花水印角花笺与梁启超的定制墨。

上海笔墨博物馆“澹简斋珍藏文玩鉴赏展”展出的珍玩

文房至珍

“文玩”,是我国传统的文房四宝及由其衍生而出、与之相配套的各种文房器具,其造型各异,雕琢精细,可用可赏,成为书房里、书案上陈设的工艺美术品,所以又被人们称作文玩、也称“文房雅玩”。文玩是历代文人学士乃至帝王官宦书斋案头不可或缺的器具,其有一大特点就是小巧,一般大不盈尺,小不足寸,既可供设于案上,又可把玩于掌中,可远观亦可近取;然而,其体量虽小却内涵丰富,芥纳须弥,可谓是精华的浓缩,可小中见大,故在古玩界有“小器大样”之说。具有极其丰富而浓厚的工艺艺术、文化价值和历史价值。
明初曹昭《格古要论》,将文房古玩分为十三类,即:古琴、古墨、古碑法帖、金石彝文、古画、珍宝、古銅器、古砚、异石、古窑器、古漆器、古锦、异木竹。明末屠隆《文具雅编》已拓展至四十五种之多,其中出现了笔格、砚山、笔床、笔屏、笔筒、笔船等直接用于书写作画的器物。后更不断延伸,品种日增繁多,甚至包括各类文房摆件、手玩,如翡翠扳指、文玩核桃、手捻葫芦、菩提手串、沉香雕像、橄榄核雕、琥珀蜜蜡等等,不胜枚举。但这次笔墨博物馆挑选展出的都是紧贴笔墨,与书画创作等直接相关联的文玩,且在艺术上独具风味,堪称尤物级的藏品。

花笺

例如这次展出的纸张中就有如今极少见到的“乾隆饾版拱花水印角花笺”,其图案精致,色彩淡雅,凸版套印精准不爽;且十数张花纹图饰各异,件件精美。成套的水印彩色笺纸分别为故宫博物院制《西清砚谱》,荣宝斋制《吴徵·梅》、《白石·果蔬、花鸟鱼虫》、《溥儒·仿古画》、《徐操·钟馗》、《生肖·牛、兔、龙、蛇、猴、鸡》,涵芬楼制《汤定之·梅兰松竹》,清秘阁制《溥儒·山水》,淳菁阁制《姚茫父·唐砖画》,蜀牋社制《张大千·花卉》等。还有数张清代乾隆年间带有水印图案的宣纸,有花卉图、冰梅纹等,尤其一张带有龙纹水印(龙爪为五趾)的宣纸,乃宫廷中皇家独用之御品,可谓极其珍贵。


这次展出的二十多支毛笔分别有杨振华、李鼎和、邵芝岩、老臣元、屯镇胡开文、老胡开文发记、李福寿、徐葆三、(日)玉川堂等制作。有的是于右任、张大千、吴湖帆、冯超然等名人的定制笔;有的笔杆是难得一见的冯公侠微刻字画象牙杆、菠萝漆杆;有的笔头是仿唐緾纸法所制。
一些平时收藏市场也不多见的砚屏、墨床、水盂等,都是笔与墨的挚朋稀友,对许多已对古老传统文房用具十分陌生的当代青年,真可大开眼界,增长见识。
相关搜索:

更多阅读

点击加载更多

热点直击

今日TOP10

猜你喜欢

旅游热点新闻

网友还在搜

热点推荐

扫码关注中国搜索官方微信
扫码关注中国搜索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