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画>正文

“保守”的新媒体展和“激进”的科技艺术宣言

2018-01-11 08:43 | 中国搜索 | 手机看国搜 | 打印 | 收藏 | 扫描到手机
缩小 放大

核心提示:回首过去的2017年,各类新媒体艺术展艺术节同样按部就班,但却少了几分先锋激进的色彩,不再持续产生人们希望中的新鲜感。

导读:20多年前,中国录像艺术方兴未艾,那时的艺术先锋们纷纷迫不及待加入录像艺术的队伍,在简陋的展厅搞着“懵懂”的各种录像装置作品,也通过努力不断在国际上露脸参加各类艺术节双年展,好不容易拼下一块阵地,慢慢演化到新媒体艺术的新阶段。新千年以后,新媒体艺术终被学院接纳,几大美院纷纷设立新媒体艺术系,新媒体艺术被主流接纳然后教育和传播。新媒体艺术和早期当代艺术的轨迹大致相同,由地下转至地上,获得“合法身份”认同。回首过去的2017年,各类新媒体艺术展艺术节同样按部就班,但却少了几分先锋激进的色彩,不再持续产生人们希望中的新鲜感。值得一提的是,在过去的一年里,反倒是学院提倡起了新媒体艺术的“升级”决心。以中央美术学院实验艺术学院推出的科技艺术季和设计学院发起的“未-未来”教育计划为首,我们可以看到清晰的信号——拓宽媒体艺术的边界。不得不说,今天的学院首先自省,希望通过这一系列的“教改”,来更新已有的艺术和教育系统。

媒体艺术展的社会乡村“战场”

过去的一年,值得一提的是,媒体艺术在社会乡村的“战场”:一个是第二届隆里国际新媒体艺术节,另一个是首届中国·合川钓鱼城国际新媒体艺术节。二者的共同点即是同时指向媒体艺术在当地的“有效性”,并不凸显新媒体的“新”,而是在于媒介的包容性和融入性。

首先是第二届隆里国际新媒体艺术节。不同于第一届隆里国际新媒体艺术节的常规展览形式,“在地性”是本届艺术季创作的关键词。可能是看到了首届隆里新媒体艺术季狂欢后乡村的落寞,作为此次活动的总策展人爱默杨将本届艺术季的重点定位在思考当代艺术在乡村的“合法性”和“有效性”。

“艺术、乡村、不确定的空间”是此次艺术季主题。爱默杨认为,在隆里这样一个特殊文化背景的空间中,置于其中的艺术家及其作品将不再局限于自身意义的表达,而是弥漫整个空间,创造出新的体验和意义,彻底改变它的性质。所以,本届的隆里艺术季采用了驻地创作的方式,将艺术家与隆里紧密的联系在一起。

比如,德国艺术家Christain特别关注古旧建筑,喜欢从废弃建筑中寻找灵感,选择部件或材料,进行研究、创作和再造。这次创作的灵感也来源于古镇的建筑,在考察了大量的建筑现场之后,他决定在河流的中间小岛,创作一个建筑式的雕塑,引起人们对于自然、美的关注。

艺术家 Christian Odzuc

美国艺术家Laura则在河边建了一座弯曲的墙,墙的上面镶嵌上很多的玻璃,这些玻璃的形状灵感来源于隆里古城里面路面的鹅卵石,Laura的工作涉及对雕塑对象的研究、装置、策展项目以及与企业合作,她一直很关注人类在世界上所处的位置,探讨我们在世界上支持自己的方式,并以艺术史为参考去创造新的意义以及具有变革性的故事。

艺术家 laura

当然,艺术乡建不仅仅是把城市美术馆的艺术品搬到农村去展出,也不是借用乡村民俗的传统符号来做一场现代模仿秀。艺术乡建最重要的是对人的改变和对文化的改造。上海戏剧学院创意学院副院长、数字演艺集成创新文化部重点实验室艺术总监刘志新看到,发生在“不确定空间”的艺术作品将改善乡村的生存空间与人文环境,提高人们对自我、对社会的认知与反思能力,带给人们对未来更加美好的憧憬与希望。

另一边,新媒体艺术发生在一个旧工厂的现场。为了让工厂保持“原生态”,展厅现场并没有刷墙刷地板的标配,策展人张小涛选择让那些新媒体艺术作品和这个“历史”现场直接对话。尊重它,“不动”是最好的改变。

合川新媒体艺术节现场

在张小涛看来,乡村和历史遗存这几个景观其实是有难度的,不改变空间的面貌,仅利用对空间的“再塑造”,如何让展厅里面的世界和外部世界做到真正的链接。张小涛提到,做这样艺术节其实是一种错位,艺术节的主题“重返”指的是回不去的故乡,也是回不去的城里,艺术家是在第三空间,“798不是我们的,这里也不是我们的,虽然这里是我的故乡,还有我的亲人朋友们。其实就是我觉得故乡也好,都市的空间也好,都在一个矛盾的或一个奇怪的空间当中,这是全球化、现代化带来的变化。”

对于策展人来讲,最大的难度还不是在展厅布展,而是在地项目和文献的梳理。如果只是征集和选拔作品,再评选几个奖项,并不会给这个地方带来真正的变化。张小涛看重的是媒介如何重新塑造与社会的问题介入和参与。在他看来,新媒体艺术在今天会容易走到误区,在此次作品的选择上,“人”的因素在加强,技术反而是次要的。

合川新媒体艺术节现场

“像王维思的作品、动物园那种诙谐幽默,其实有很多政治幽默;包括像汤柏华的动画也很好,国外的几个评委也说他的东西不错,汤柏华是比较传统的从民间当中生长的;包括张沐辰做的机械手装置,周褐褐、何工的作品都比较本土。今天的新媒体有很大的陷阱,国际上新媒体也在边缘化,为什么卡塞尔文献的新媒体作品那么少,在技术里打转只会慢慢成为一个实验室的东西。”张小涛说到。

在张小涛看来,西方的媒体艺术节、电影节慢慢变成一种狂欢节,而回到故乡开办新媒体艺术节他不想也变成一场狂欢,狂欢过后各自离开。他说回到故乡是一个“借口”,是一个做事的借口,希望能真正一起重新激活一些能量。

合川新媒体艺术节现场

因此,除了艺术节,策展组还坚持在实施一些在地项目和电影项目,张小涛说这是这个项目以后能不能走下去的一个根本,“老百姓说不好就会关掉,其实变成了一个民意测验,好在现在很多人来看,微信平台出来,平均有七八千的点击率,当地民众有这个诉求。所以当代艺术和社会的紧密交往很重要。”


相关搜索:

更多阅读

点击加载更多

热点直击

今日TOP10

猜你喜欢

旅游热点新闻

网友还在搜

热点推荐

扫码关注中国搜索官方微信
扫码关注中国搜索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