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画>正文

赵增福:篆刻是文化的深层表达 

2018-01-12 07:06 | 中国搜索 | 手机看国搜 | 打印 | 收藏 | 扫描到手机
缩小 放大

核心提示:经过多年的发展,中国艺术圈起起伏伏,从艺术创作到商业市场,有高峰、有低潮,有认同、有争议。

谈艺录

编者按:经过多年的发展,中国艺术圈起起伏伏,从艺术创作到商业市场,有高峰、有低潮,有认同、有争议。作为艺术品的创作者,艺术家作品及创作状态不可回避地处于关注的中心,与此同时,围绕在艺术家们周围的画廊、拍卖、媒体等机构,共同勾画出当下艺术圈的生存状态。对于艺术现象,每个人角度不同、位置不同,认知也会不同。

篆刻是一门综合性很强的艺术,直溯文字渊源,旁通书、画之理,与其姊妹艺术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又兼涉镌刻技艺、内含人品性格和文学修养,从内及外都散发着强烈的艺术感染力。当代篆刻主要分为海派和传统派,传统是在继承中发展,海派强调创新、冲击力,有时候甚至不管字的对错。赵增福认为,篆刻的核心其实是文化,牵涉到文字学、书法、绘画等领域,当代篆刻的发展要在遵循传统经典规律的基础上,再去创新突破。

北京商报:篆刻艺术的发展有无规律可遵循?是否出现过高峰?

赵增福:艺术一定有规律可循,篆刻也一样。篆刻艺术产生于明代中晚期,文征明的儿子文彭开始将花乳石用于刻章,开创了篆刻艺术的先河。到了明末清初,出现了丁敬为首的西泠八家。他们在艺术风格上追求朴貌,体现了整个大国学背景和国学思想,并将顾炎武提出的朴素哲学融入到篆刻中。丁敬还开创了将边款融入印章中,这是第一个高峰。后来,邓石如和赵之谦都对篆刻艺术的发展起到很大作用。邓石如强调篆书印文的书法性,开创了皖派篆刻,把书法风格融入篆刻中。赵之谦把魏碑的楷书和六朝造像引入到边款中,把书法进一步强化。民国时期的吴昌硕、齐白石篆刻大师对后来篆刻艺术发展也有巨大影响。

北京商报:文字、书法、篆刻三者是怎样的关系?

赵增福:文字是书法篆刻的基础。没有文字就没有文化,没有文字其他两者都不存在。篆刻和书法是中国特有的艺术,两者相互冠冕,没有书法基础,篆刻水平高不了,但是光会书法也不够,篆刻是对书法的二次艺术加工。篆刻要对书法加入材料和刀,加入金和石的味道,加入更细腻的文化内涵。有时候篆刻比书法要求更凝练,篆刻作品由于字数很少,需要高度提炼内容,像是戴着镣铐跳舞。再者篆刻还传承古代器物的器物形态,从源头上找相关性,比如秦玺、汉印、古钱币、秦砖汉瓦、铜洗等,从器物中选取形式,从形式中提炼,表达内核的文化。

北京商报:一枚好的印章有着怎样的特点?

赵增福:好的艺术品首先是形式和内容的高度统一。还要看文字是否正确,美不美,是造作还是浑然天成。印章内容要经过思考,要么从经典中提炼凝练的表述,要么是自己的表述,需要对社会传达一些能量,让人读后有所感悟,产生共鸣。材质则是附属,前段时间赵之谦的印章“为五斗米折腰”拍卖了1200万元,就是一块普通的青田石,光石头卖不了100元,但是艺术性很高,卖的是文化,不是材质。这就要求篆刻家的学养必须丰厚,要广泛解读过去好的东西,通过篆刻学习古代传统文化,从内容到形式全面修养自我。大家都说书法是中国艺术的最高形式,但是我觉得篆刻的综合性比书法还要难。

北京商报:当代篆刻呈现怎样的特点?面对怎样的困境?

赵增福:现在的特点就是百家争鸣,很难统一立场。但我认为应该像蔡元培先生所说,加强美育,以美育代宗教,变成人们的信仰层面。当下困境在于现在作品辨识度不高,大众的审美水平不高,现在真正欣赏艺术的人不多,都是附庸风雅。艺术要认艺,不认名。全民普及美育教育很重要,随着文化大发展,前景是好的。

北京商报:篆刻艺术如何融入当下的生活?

赵增福:赵之谦高价拍出的印章表达了一种心态,一种文人的控诉与悲怆,有着深刻的思想内涵。现代社会文化大繁荣发展的环境中,很多文化人共同的声音是,不仅要让文人吃上饭,还要吃好饭,这是一种社会责任,要给文化人开拓一些好的条件。过去说文化搭台、经济唱戏,现在反过来,是经济搭台、文化唱戏。文化自信要言之有物,表达出来。

人们总说西城是文化大区,需要具体呈现出来。前几年,我把西城区100多家的老字号刻成印章,向观者呈现老字号成长历程。我们常说,有文化的传承才有企业经营的传承。文化自信是建立在一点一滴的细小工作上的,印章是重要的展现形式。

来源:北京商报 记者 隋永刚 胡晓钰

相关搜索:

更多阅读

点击加载更多

热点直击

今日TOP10

猜你喜欢

旅游热点新闻

网友还在搜

热点推荐

扫码关注中国搜索官方微信
扫码关注中国搜索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