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讯>正文

实时热点

换一换

网友还在搜

私人订制热点资讯
关注国搜官方微信

北大论坛聚焦《千里江山图》:何为历史与艺术史的真实

2018-05-07 09:28 | 澎湃

核心提示:5月5日-6日,正值北京大学建校120周年之际,北京大学艺术学院举办了“跨千年时空看《千里江山图》——何为历史与艺术史的真实?”人文论坛。

5月5日-6日,正值北京大学建校120周年之际,北京大学艺术学院举办了“跨千年时空看《千里江山图》——何为历史与艺术史的真实?”人文论坛。

被认为是北宋王希孟所作的《千里江山图》前些年曾多次展出,但影响均远不及去年秋季的展出,观众为观看此作每天排队多达三个小时以上。与此同时,学术界与大众对此空前热烈地展开了讨论,在中国美术研究史中十分罕见。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注意到,此次由北大主持的论坛,与以往不同的是,也邀请了一些观点针锋相对的学者,专家学者们围绕王希孟《千里江山图》上面的题跋、印章、画面内容,青绿颜料的使用分析,青绿山水与水墨画的发展,以及《千里江山图》的象征意义与背后所包含的人文思想等方面展开了讨论。

“澎湃新闻·古代艺术”近期还将全文刊发故宫博物院余辉先生通过最新检测对《千里江山图》修补部分、绢本质地、残印、跋文受损原因等的发言,以及质疑《千里江山图》为赝品的曹星原女士的发言实录。同时将分多期刊发论坛发言实录。

正如此次论坛的组织者北大教授李松所言:“不同观点的交锋使大家都受益。犀利的质疑带来学术的激情,缜密的辨析成就学术的深度。同时,我们也需要开阔的视野和方法论层面的反思,它显示出超越的学者眼光。”

《千里江山图》研讨会现场,会议桌上为《千里江山图》高仿品

故宫博物院余辉与青海博物馆曹星原在讲台上对话

犀利的质疑带来学术的激情,缜密的辨析成就学术的深度

彭锋(北大艺术学院副院长):北大是号称是很多研究的发源地,比如马克思主义传播的发源地,也是绘画或者是书画的一个研究发源地。北大艺术学院的教学和科研条件不是特别好,希望各位专家和同学们多多包涵。谢谢各位专家,非常感谢同学们的积极参与,谢谢!

李松(北京大学艺术学院教授):欢迎大家在北大120周年校庆之时来到未名湖畔,来到湖畔的艺术学院。刚好我们学院所在的建筑群也叫红楼,与早先在北京城内的北大著名建筑同名。这种同名似乎潜藏着一种精神传承的历史责任。

蔡元培先生说过:“学校是为研究学术而设。”这句话出自 90年前他在杭州的西湖国立艺术院开学式的演说词。另一个时间上的巧合,是1918年成立的北京大学画法研究会,至今恰好一百周年。画法研究会是中国综合大学里最早的美术教学与研究机构,画家多来自校外,如有陈师曾、贺履之、汤定之、徐悲鸿、胡佩衡等人。其时徐悲鸿只有23岁,蔡先生“不拘一格降人材”,礼聘他为画法研究会导师,一年后他才远赴巴黎求学。这个人在北大的起步,几乎影响了我们这个大国一个世纪的美术活动,他主要参与构建的中国美术教学体系存在至今。这也似乎彰显着中国现代艺术教育的历史轨迹。

我们大家聚集在红楼,正是蔡元培老校长所倡导的“以美育代宗教”的理念在百年后的充实、回响与发展。面向普通文理科大学生的这颗“美育”大树,除了扩展为专业的艺术创作外,还生成了一门深厚的现代艺术史学科,成为中国文化史的重要组成部分。

我们今天聚集在未名湖畔,主要是一幅著名画作的因缘,即《千里江山图》。收藏方故宫博物院认为,这幅青绿山水长卷创作于北宋后期,由一位不到二十岁的年轻人为皇帝创作。虽然已有千年历史,但长期深藏宫廷,直到60年前才被学术界广泛知晓。而关于它的研究性写作,不过只有40年。以前曾经有过数次公开展览,但2017年秋季的展览引起了社会空前的关注。它被布置在故宫午门的中央大厅,其中轴线的尊贵位置似乎蕴含深意。展览期间,观众每天排队多达三个小时以上,而在画前的观看时间不过数分钟。社会上流传有“起大早,排长队,大门一开冲前位”的句子。《人民日报》发文的题目是:“故宫跑”,井喷的文化激情如何从容安放?

这是继2015年争相排队观看《清明上河图》之后民族文化激情的再次喷发。与此同时,学术界空前热烈地展开了讨论,报刊杂志、网络和自媒体,说真说伪、说优说劣,或挖掘感人的青年画家励志故事,或揭穿清代收藏家的“欺君阴谋”。对一幅作品产生如此巨大的认知分裂,以及展开火药味十足的论战,这在中国美术的研究历史中,却是罕见的。

各位学者的关注点大约已经在以下几个方面展开:

1.对画作的物质形态的观察和质疑;

2.对现存画面的构成与技法的分析;

3.对印章、题跋、书法的鉴定与内容辨识;

4.对相关文字、文献与概念的追溯;

5.对作者、制作历史与收藏历史的想象;

6.对流传过程与相关人物故事情节的追溯;

7.对画面描述对象的对应场景及主题思想的构建;

8.由此引发的方法论思考:如何释读残缺和隐晦的作品?如何书写可信的艺术史?

北大《千里江山图》研讨会现场,李松在发言

今天我们请来了各位“大佬”——意见可能完全不同的学者,似乎有“华山论剑”、一决高下的意味。感谢到场的“东邪”、“西毒”、“南帝”和“北丐”(大家确实来自东、西、南、北),但我似乎并不期待有击败四人的“中神通”王重阳出现并大获全胜。未名湖不是华山顶,我希望清澈明朗的湖水能够使各位“大佬”保持宁静而清凉的心态,当然还需保持充满感染力的学术激情、保持敏锐的观察力和缜密的思辨力。正方与反方,在不同角度甚至相反立场思索,并非要辩个黑白分明、非此即彼,而是共同合作,深化学界的认识。既要站稳学术立场,又要以开放的心态面对质疑和批评。不同观点的交锋使大家都受益。犀利的质疑带来学术的激情,缜密的辨析成就学术的深度。

我们需要就事论事,需要关注具体细小的话题,它体现了沉静的学者心态。

同时,我们也需要开阔的视野和方法论层面的反思,它显示出超越的学者眼光。我们的起点当然从细致地观察一幅作品本身做起,从画内的物理材质、装裱痕迹、尺寸、印章、笔迹色调、题跋到画外相关的历史文献、人物、原境,再到如何发现有意义的问题、如何面对残破的画面和缺位的文献、如何建构一个可信的艺术历史和真实的艺术家形象,再到“真实”的标准,以及拷问艺术史的意义。

发现问题,无论是研究对象的问题、历史文献的问题,还是对研究者方法的质疑,都是我们研究的主要动力,我们的言语已经和正在组成新的学术史,成为“激活”历史的新动力。虽然在座的各位专家学者持有不同甚至相反的观点,但有一点我认为各位是相同的:对学术的热情甚至痴迷。可以说,没有学术错误的学者是不存在的——只是大小、隐现、时间长短之别,而意识到自己的缺陷并坦然改正才是真正的学者。这幅画既考验着我们对历史的认知、对艺术的感知,也考验着我们的胸怀。我想,各位学者一定都有或向往有宽广的学术胸怀,都有对中国艺术和艺术史写作的无比热忱,这正是我们的会议得以顺利进行的基础。

质疑与释疑,是学术研究得以深化的两翼。质疑是学术前行的动力。质疑是学者的必备素质。在辩论和讨论的过程中,学术得以发展,我们所有参与者都得以享受思维的快乐!  

我们都应该感谢对手,正是对手的不同观点才促使我们更深入地反思,正是观点的差异才使得我们显现出各自存在的意义。相反的观点不仅衬托出你的“正确”,还是促使你“更加正确”的驱动力!

何为真实的历史、何为艺术史的真实?或者说,历史到底是已然发生的客观事实、还是被认可的故事?许多有缺陷、不够连贯的事实如何建构为合理的情节?或许正因为 “事实”的不确定性、隐晦性、多义性,才成为考验我们的智慧的平台——敏锐地观察事物、发现重要问题和线索、理性逻辑地思维、编写有意思的故事——一个多么有趣的思维平台,人文的创造力由此显现出意义和光彩!


此内容为优化阅读,进入原网站查看全文。 如涉及版权问题请与我们联系。8610-87869823】 产品建议与投诉请联系:jianyi@chinaso.com
责任编辑:张宁宁

实时热点

换一换

私人订制热点资讯
关注国搜官方微信

网友还在搜

更多热点尽在新闻早班车
请关注中国搜索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