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讯>正文

实时热点

换一换

网友还在搜

私人订制热点资讯
关注国搜官方微信

紫藤风云 正大气象—清扬州太守书法家伊秉绶扬州遗迹寻踪

核心提示:在扬州最繁华的文昌商圈的时代广场南面,藏着一家紫藤宾馆。进去沿大道行约百米,右侧有一株虬龙盘绕、形如巨蟒的紫藤。紫藤的根部粗壮如斗,从根部向上分别长出五六根粗如碗口、浸透着紫黑色皮色的藤条,缠绕在高高耸立的紫藤架上,煞是壮观。

伊秉绶书瘦西湖“湖上草堂”隶书匾额

伊秉绶像

伊秉绶隶书联

700年紫藤花开

扇面山水  伊秉绶 作

伊秉绶隶书对联

在扬州最繁华的文昌商圈的时代广场南面,藏着一家紫藤宾馆。进去沿大道行约百米,右侧有一株虬龙盘绕、形如巨蟒的紫藤。紫藤的根部粗壮如斗,从根部向上分别长出五六根粗如碗口、浸透着紫黑色皮色的藤条,缠绕在高高耸立的紫藤架上,煞是壮观。相传这株紫藤为元代意大利旅行家马可·波罗种植,所以被人们称为“马可·波罗紫藤”,虽已有700余岁高龄,但仍旧枝繁叶茂,浓密绿叶覆满了花架,在悠长的岁月中,见证了扬州数百年的历史风云。

700年紫藤见证扬州太守府衙的历史变迁

紫藤所在地曾为扬州太守府衙。现今的紫藤宾馆仅有当年府衙的三分之一面积。府衙前原有一圈门,圈门前的街名史称府前街。圈门后南向是府衙,大门前有两只威严的石狮。这两只石狮一直蹲守在原地,直到上世纪60年代中期后才不知所终。府衙前后有三进,即大堂、二堂、后堂。在府衙的东阁,还建了一片梅花林。民国后,太守府衙也屡换身份,曾为扬州八中、扬中分部、军营、篮球场等。解放后,这里先后成为江苏省干部文化学校、扬州市政府第二招待所、紫藤园宾馆。

千年紫藤见证了历史的风云,太守府衙内发生的一切与中国历史文化的大事件紧紧地连在一起。贞洁孤忠的明末督师史可法与扬州城共存亡,同时殉难的还有扬州府知府任民育,他在城破时特意穿上明朝的官服,衣冠齐楚地端坐在府衙大堂上,被清兵所杀,不屈而死。扬州的历代太守大多是文人,他们或为诗词家,或为佛学家,或为思想家,或为书画家,在文化领域颇有建树。“唐宋八大家”的欧阳修、苏轼,“指窖止贪”的明代扬州知府王恕,“昼了公事、夜接词人”的清诗坛领袖王士祯,以及本文的主人翁,爱民如子、在中国书坛占有一席之地、有“伊书”之称的伊秉绶,他们都曾在府衙办公居住。他们“为人廉直”,以兼善天下为己任,兴礼乐、弘教化,为扬州成为文化昌明之地打下了基石,不仅在这座府衙,也在这座古城留下了时光冲刷不去的印记。今日的紫藤园已成为后人追思前贤的凭借。

入祀“四贤祠”的扬州太守伊秉绶

伊秉绶(1754-1815),字祖似,号墨庵,福建汀州府宁化县人。他“通程朱理学、受家学影响,于诗词方面造诣颇深,受大学士朱珪、纪晓岚器重,拜纪晓岚为师,还曾受当时最负盛名的书法家刘墉指导。”

伊秉绶16岁进宁化县学,于乾隆四十四年(1779)中举,乾隆五十四年进士及第。历任刑部主事、员外郎、惠州知府。在任惠州知府时,与直属长官、两广总督吉庆政见不和,获罪,被谪戍军台,士民数千人诉秉绶冤,上闻,特免其罪。昭雪后升为扬州知府,后因父丧,丁忧回乡,扬州数万民众洒泪送别。伊秉绶病逝后,扬州人仰慕其遗德,祀其于“三贤祠”,与欧阳修、苏轼、王士禛三人并祀,“三贤祠”亦更名为“四贤祠”。

嘉庆九年(1804),扬州连年水灾,庄稼失收,百姓流离失所,朝廷调派伊秉绶前往勘察灾情。他不顾安危,冲破滔滔洪水,深入灾区,勘坝查堤,冒着瓢泼大雨,巡察各个村庄,亲自查阅各地的灾情记录,据实向朝廷作了呈报。次年,伊秉绶被任命为扬州太守。上任后,他率领属下深入灾区,参加抢险,兴修水利,实施赈灾,安抚百姓。为防官吏腐败、中饱私囊,他认真查阅赈灾账册,核发赈灾钱粮,严禁克扣,得到了扬州灾民的信任。当时,里下河一带有三万灾民逃荒到扬州城,扬州的富贾巨绅在伊秉绶苦口婆心的劝导下,捐出六万余金。这些捐款全部被用来在各大寺庙设立棚户,安置灾民,发放油米,安顿人心。同时,伊秉绶又在各个村镇设置了粥厂,救济流民。对那些洪灾中趁火打劫的地痞流氓,伊秉绶皆予以严惩,并派兵剿灭北湖巨盗铁库之辈,打击“杖诡道”行骗的聂道和。这一系列措施实行后,扬州城安定了下来。所以《清史稿》称,大灾中的扬州“民虽饥困,安堵无惶惑”。第二年,扬州风调雨顺,百废皆兴,民众无不称颂伊秉绶。

伊秉绶尤重文化。他为了促进扬州地方文化的发展,特地聘请著名学者焦循和在扬丁忧的阮元编撰《扬州图纪》和《扬州文粹》等大型文献。这两部文献以扬州为纬,以时间为经,勾勒出千百年来在扬州地域所发生的一切。

嘉庆十二年(1807)伊秉绶调任河库道,不久迁两淮盐运使,又来到扬州。但是刚到任两个月,父病故,按清律,应回家守孝。伊秉绶在福建汀州丁忧三年后赋闲在原籍。离开扬州后,伊秉绶常常怀念扬州。嘉庆二十年(1815)夏,他经友人邀请,离开宁化,启程入京,途经扬州,老友留他小住,他便住到九月。此时,扬州天气转凉,伊秉绶不慎染上秋寒,猝得肺炎,竟病死在扬州。伊秉绶终生奉行“清吾心”“行则正”,在扬州留下了极好的政声,深得百姓的爱戴。  

既是贤官也是清中晚期的书坛大家

伊秉绶不仅是一位贤官,更是清代中晚期重要的书法家,清代碑学运动的代表性人物,他在清代隶书复兴运动中成就显著。他的学书历程大致可分为早期、中期和晚期三个阶段。50岁后,是伊秉绶大隶的成熟期,这时期他与翁方纲、阮元、包世臣等交往密切,已经将碑石和帖学的技法与审美趣味和谐地融为一体,也确立了他独一无二的大隶之风。

伊秉绶临摹了大量碑帖,在创作上也有很多创新。主要是将扁平的汉隶结构改造成整体对称、中宫疏朗的平衡状态,雄强而可爱,具有装饰意味;且将字的偏旁苦心安排,或加粗变细,或变大缩小,在夸张的结构中,反而造成一种异样的和谐。伊秉绶在扬州创作的作品,亦属50岁后的成熟作品,皆气势宏伟,有大山堂堂之感。他书写的“隋炀帝陵”四字,中锋用笔,点画均匀,饱满顶格,以篆入隶,古拙平正,颇有法度,融合了《衡方碑》《张迁碑》《裴岑碑》等汉碑的特点,有高古博大之正大气象,看似笨拙,却内含中正、平易的结构美。伊秉绶的隶书与传统隶书用篆之法的不同也体现在此书中,他将一般隶书的蚕头雁尾变得粗细相同,使笔画起落之处更接近篆书,使字形看起来更为饱满,金石之气也更为显著。

现在看来,伊秉绶的书法从帖学中跳脱出来,而追求金石之气的拙,是成功的创新。他的隶书有静谧之美,妙就在于拙气。他所追求的拙乃是一种质朴大气之美,是一种意。他曾给儿子伊念曾传授书法经验:方正、恣纵、更易、减省、虚实、肥瘦、毫端变幻、出于腕下,应和、凝神、造意、莫可忘拙。“拙”确是伊秉绶的心得之语。

伊秉绶的书法艺术与成就历史评价很高。康有为的《广艺舟双楫》标举四大家伊秉绶、邓石如、刘墉与张裕钊为“集古大成”的典范,并把伊秉绶放在第一位;沙孟海的《近三百年的书学》中,对他更是推崇备至:伊秉绶是隶家正家……一落笔就和别人家分出仙凡的界限来;何绍基在《东洲草堂诗钞》中称赞伊秉绶:不将俗书薄文清,觑破天真关道眼。乾隆帝还特许伊秉绶在所题写故宫匾名旁署名。对伊秉绶的字,民间也有“一字一两黄金”之说,可见伊秉绶书名之盛。

德政仁德和卓越书法在扬州影响深邃

伊秉绶的德政仁德和卓越书法在扬州影响深邃、历久弥新。在扬州的很多名胜之地,都可以看到他方正古朴、雄浑苍劲的字,如槐泗隋炀帝陵前石碑上的“隋炀帝陵”,城北汪中墓前石碑上的“大清儒林汪君”之墓,瘦西湖徐园的“湖上草堂”等等,风格独特,令人过目不忘。清代书坛,大家云立,伊秉绶能够独树一帜,并非偶然。他篆隶楷行草均擅长,留下了大量的作品。他巧妙改造了隶书的架构,又改了帖学的僵化教条,其实践道路对后世很有启发作用。当今不少扬州书法家,尤其是擅写隶书者,很多就是从伊秉绶的母体里学到东西,并在此基础上演化出自己的风格的。

伊秉绶行书作品

马家鼎/文

此内容为优化阅读,进入原网站查看全文。 如涉及版权问题请与我们联系。8610-87869823】 产品建议与投诉请联系:jianyi@chinaso.com
文章关键词:
责任编辑:张宁宁

实时热点

换一换

私人订制热点资讯
关注国搜官方微信

网友还在搜

更多热点尽在新闻早班车
请关注中国搜索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