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讯>正文

实时热点

换一换

网友还在搜

私人订制热点资讯
关注国搜官方微信

《长江万里图》 乘一支画笔 游长江万里

核心提示:在中国美术史上,长江是一个永恒的画题,历代画家为之神思飞扬、笔骋万里,其中以长卷形式描绘长江以及沿途景色的《长江万里图》最令人叹为观止。

【美术经典】  

编者按

在中国美术史上,长江是一个永恒的画题,历代画家为之神思飞扬、笔骋万里,其中以长卷形式描绘长江以及沿途景色的《长江万里图》最令人叹为观止。这些长达几米、十几米甚至百米的长卷,以浩瀚的篇幅、恣情的笔墨,挥洒出中国第一大江的壮阔与旖旎。

细赏历代笔墨丹青里的万里长江,品味出的是中华儿女对母亲河的深深眷恋。如今,长江经济带正走在生态优先、绿色发展的道路上,长江流域将变得更加美丽富饶,艺术家讴歌祖国壮美山河的画卷也更加有笔有墨有力量。

不见冗长 恐其欲尽

长江浩荡千年,舒卷江山如画。铺开一幅万里长江画卷,跟随画家的笔墨,出港口,乘轻舟,过峡谷,游岛屿,上汀岸……一卷开合之间,纵览祖国美丽河山。根据美术文献记载,郭熙、夏珪、范宽、沈周、王蒙等都画过《长江万里图》。

南宋夏圭《长江万里图》是现存最有代表性的作品之一。夏圭是“南宋四家”之一,与马远并称“马夏”。《长江万里图》是一幅26.5厘米×1115厘米的手卷,绢本设色,现藏于台北故宫博物院。画卷的前半段,以接近平视的角度近景特写岩块、林木,以及江行的舟船,表现长江三峡险峻和波涛汹涌的景观;后半段则是以俯视和远观的角度描绘江面上的活动,以及沿途所见秀丽的景色。从逼近观者的景物,转换到辽阔空旷的视野,这种构图的方式颇具戏剧性效果。

现藏北京故宫博物院的宋代画家赵黻《江山万里图卷》,长约10米,宽45厘米,打开画卷,一派烟波浩渺景象。烟云笼罩的山石峻岭,由虚而实,由远而近,逐渐出现山间小路、樵夫、行旅,道路尽头便是万里大江。江水绕过山崖,江面烟云缭绕,风雨交加,浪花拍岸。接着,峰回路转,一片山间谷地和村落、溪水出现了,茅屋、小桥、商贾、农民给寂静的山川增添了生气。画面最后以铺天盖地、翻滚狂暴的波涛结束。

观赏这幅作品时,随着画卷的移动,就好像沿江旅行,江上景色时而开阔,时而密集,变化无穷,美不胜收。郑振铎谈这幅画时说:“纯以水墨描写壮阔的山川,不见其冗长,却恐其欲尽。”

移步换景 俯仰自得

傅抱石在谈及中国画的特点时曾说:“中国画家打破在视点、时间、光线和地理位置上的约束而自由驰骋在万里江山之中,产生了《长江万里图》《重山叠翠图》等无数伟大的东方艺术品。”

中国画具有独特的空间意识,古代的山水长卷大格局上多用平远和深远法构图,视点多与水平线平行或者在水平线之上。“俯仰自得”,“移步换景”,运用“推进”的方式,将时间的延展性纳入固定的画面,使之与空间进行融合,从而使“可行”“可望”成为可能。

美国弗利尔美术馆藏一幅长达16.54米的佚名《长江万里图》,笔致墨法具南宋山水画气息。全图于开合、起伏的构图中,展现出万里长江秀美壮阔的气势。近景山峰坡石作斧劈皴,笔致苍劲,墨色秀润;远山以淡墨渲染,由峰顶往下逐次虚淡,有烟岚浮动之感。江面部分则大幅留白,给观者留下想象空间。

藏于北京故宫博物院的明代画家吴伟《长江万里图卷》,纵27.8厘米,横976.2厘米,画卷结构疏朗,起伏多变。或群山林立,陡峭逶迤,近者突兀眼前,远者极目千里,蜿蜒跌宕,但层次有条不紊;或江河岸边幽谷清净,树木村舍点缀,充满生机;或境开窄谷,江水奔涌而下;或江河浩荡,一泻千里,水天一色;或帆舟点点,意境缥缈含蓄,令人神往。

因画家吴伟生长在武汉,寓居南京,对长江中下游的风情了如指掌,所以,他在创作时胸有成竹,笔墨纵横,挥洒淋漓,应手成形,山光水色,云气满卷,有实有虚,充分发挥了水墨写意的独特风格。

情景交融 绘写新篇

《长江万里图》在近现代依然是画家钟情的题材。进入20世纪,中西文化的交汇、多种艺术风格的交流碰撞,给画家提供了新的抒写方式。

张大千所作的《长江万里图》近20米,是一幅情景交融的杰作。画卷从画家的家乡四川省起笔,开卷是都江堰的铁索桥,长江滔滔而下,穿三峡,过江陵,汇百川,奔腾浩荡,直达崇明岛外,归入大海。画卷布局宏大,气脉连贯,峰回路转,变化繁复,整体结构自然浑成。

该画是画家70岁移居巴西时所作。在技法上,这是一幅泼墨泼彩画,张大千既采用了传统山水画的破墨、积墨、泼墨等技法,又融会了西方绘画的泼彩法,形成了“泼写兼施、色墨交融”的风格。

吴冠中在20世纪70年代创作了油画《长江万里图》,可谓油彩绘长江长卷的第一人。作品打破了油画二维平面的创造范畴,以中国传统的手卷形式展开内容,将时间和空间融合于一,作品的叙事性和画面的形式美感得到完美结合,不仅表现了高超的西画功底,同时也将西画技法与传统的“江山卧游”概念相结合,彰显了吴冠中这一时期对油画艺术和水墨艺术卓有成效的探索。《长江万里图》长5.09米,宽22.5厘米,作品的叙事性和画面的形式美感得到完美结合,构图、用光、色彩、点线、意境处理无处不透露出吴冠中对东西方文化精髓的独立探索。

2011年启动的“中华文明历史题材美术创作工程”,《长江揽胜》是其中的一个项目,虽然画的对象是自然景观,但要表现的是中华文明的内在精神与气度。这对画家而言是个挑战。许钦松创作的这幅“气质长江”视野开阔、气势磅礴、刚健雄强,展现了全新的时空跨度。

2018年4月,由中国画学会主办的美术创作工程《长江万里图》巨幅长卷在国家博物馆展览,画作长达200米,达到古代画家所不可想象的长度和规模。从源头雪山到高原绿洲,从长江三峡到江汉平原,从苏州园林到东海入海口,整幅作品雄浑磅礴、起伏跌宕、风光万千,全面地展示了新时代长江的自然风貌和文化景观。

滚滚长江水,孕育了数千年的中华文明,至今仍在滋养当代人的文心画意,哺育中华民族生生不息的文化精神。

(作者:于园媛)

【知识链接】   

古人如何画万里长江?

清初“四王”之一王翚的《长江万里图》,是诸多传世“长江图”中一幅经典佳作。近日,收藏家、翁同龢五世孙翁万戈先生向波士顿美术馆捐赠了这幅跟随自己近一个世纪的翁同龢旧藏,画作同时在波士顿美术馆展出。这幅作于康熙三十八年(1699)、长达16米的山水画卷,再一次呈现在公众面前。画面大致可分为十一段,表现了长江沿途两岸景色。

古代画家受交通条件等限制,基本无法实现遍走长江,那么他们是如何画出《长江万里图》的?

翁万戈在其新作《莱溪居读王翚〈长江万里图〉》中这样解释道:“中国元、明、清山水画中,除有个别性的园林外,基本上并不写实,王翚的《长江万里图》,大部分可以说是‘神游’,主要的地理根据在前人图画、文字叙述及个人部分的想象。”

古代画家受认识所限,所画《长江万里图》大都自四川省开始,一路向东,涉及南北岸风光景色。翁万戈提到,明代沈周虽好游,但多在太湖区的苏州(故乡)、无锡及常熟等地,南不过杭州,北不过扬州,西不过南京,所以他的《长江万里图》与王翚此卷同属于“神游”。

台北故宫博物院现藏元代画家王蒙的《长江万里图》,与王翚画作比较,可发现情节大致相同。最值得注意之处为全画最后一段,大江流过无数碎石广滩,到了北岸有山、有港、有城,南岸有低坡小港之处江面架起一座长桥,由约二十舢船做底,上铺木板组成。王翚画中,对此特点十分注意,将此桥画成全部木制,有板有墩,且有曲折,直通北岸的栈道,适合山川的气派。沈周《长江万里图》最后部分,石滩后也有这座大桥,为十八艘平底船并排组成。以实际地理来看,这可能是滩多流急的西陵峡,极险的崆岭滩中,暗礁特多,有个称为“大珠”的石梁,把江分为南北两漕,今已炸除。翁万戈考证提出:“王蒙是否以传闻加以想象,画出这项大工程,沈周因之,而王翚更加以正式布置成为大江上最后的人工建设?”

中国古代画家讲究“外师造化,中得心源”,清代画家石涛曾云“搜尽奇峰打草稿”。现在,交通条件的提高使得人们可以游览到每一处河道港口、峰林山谷,自是另一种不同的心境和创作手段了。(完)

(作者:玉梅)

此内容为优化阅读,进入原网站查看全文。 如涉及版权问题请与我们联系。8610-87869823】 产品建议与投诉请联系:jianyi@chinaso.com
责任编辑:张宁宁

实时热点

换一换

私人订制热点资讯
关注国搜官方微信

网友还在搜

更多热点尽在新闻早班车
请关注中国搜索官方微信